13037150

很少见到的清末老照片

这张照片当然是中国的长城,始建于5世纪完成于17世纪的军事防御工事。我们今天看到的部分建于明代,因为最古老的部分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部分是在原址上重建的,取代了原来的夯土材料。现在长城长8,8851.8千米,其中约2232千米是像山丘、河流的天然屏障。

13037150

这个建筑物看起来好像是永恒的,中国现在是一个繁荣的现代化国家,有许多拥有现代化设备的大都市。尽管她的政治状态与西方国家不同,但是她仍上升成了世界的领导国,并且随时准备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强国。但是回到19世纪,生活远远不同于现在有着高速火车、通信技术和麦当劳销售点的大城市的生活。和我们一起看一看19世纪的中国展示给我们的不一样的景象吧!

13037151

19世纪的清宫常常用棍棒给与惩罚鞭打犯人,有时甚至用这种方法使犯人招认。这张照片虽然很残忍,但是当时的真实写照。犯人被拉到受刑台上,手被捆在下面,脚被摁住,接受鞭打。据说有些甚至被打死。

13037152

作为“中国第一长人”的詹世钗,在中国留下了一个妻子(一些传记表明她只是未婚妻1871年去世)。詹世钗之后娶了个英国女子并有两个孩子,最终在英国定居。他1878年退隐,开了家中国茶室和仓库,1893年去世。詹的身高据报道超过8英尺,但是不幸的是没有史料记载证明这一点,除了他的长8英尺6英寸的棺材。

13037153

炮兵不是什么好活,在中国或世界任何地方都是。照片中的这些人是英国提供的雇佣兵,像你看到的一样,他们不得不像骡马一样自己用手拉着大炮。很显然要很多人才能拉动大炮,这不仅使大批的人无法工作而且意味着根据需要改换姿势是一种可能治他们于死地的严酷的考验。

13037154

当时的发型要有许多辅助工具包括管子和其他的金属制品,就像你看的照片上一样。这个鞑靼女人看起来不高兴——可能因为这个看上去痛苦的发型的原因吧。约翰 汤姆森是一个知名摄影师,这个人可能是他的模特吧。

13037155

在正式拍照前摆好姿势。这些妇女都拿着扇子,这是当时普遍存在的物品就像现在女人的钱包一样。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了吗?这些人的打扮都一样,都往后梳着同样的发髻。在19世纪,照片是新鲜事物,人们在拍照时表现得很正式。在家庭照或影楼人物相片中很少见到微笑,这一点在亚洲和欧洲都一样。

13037156

每个人都了解一点可怕的全家福照片:大家围坐一圈,试图摆一个看起来很自然的姿势。但是在19世纪,人们甚至都不尝试让这个气氛更逼真。像大家看到的一样,这些家具被摆放成半圆。照片中可以找到一些人们生活方式的线索。比如,这家有四个妻子。还有木质脚蹬能使脚离开冰冷的地面,当时是在富裕家庭才能出现的物品,你还可以看到小男孩不喜欢像今天这样在镜头前安静地坐着。

13037157

北京城是一个围城。你可以看到长长的好像没有尽头的城墙延伸到远方的丛林里。大约在20世纪60年代,为了在现代化的新城外围再铺一条环形公路,老城墙被推倒了,事实上大部分还是躲过了浩劫。之后它一直被忽略直到2002年,政府决定重建明朝的历史建筑,它才被人们想起。这段1500米的城墙现在包围着一个开放的公园。

13037158

就像这幅照片展示的一样,许多中国人和黑人白人劳工一起在南非金矿里工作。因为饥荒和社会政局动荡,中国劳工不得不成群结队得背井离乡。他们承担起最艰苦的工作,同时也把中国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

13037159

这幅照片中我们看到中国总督李鸿章和美国总统尤利西斯 S.格兰特在1879年格兰特第二个任期的结束时两人的会面,当时格兰特正周游世界竭力争取自己第三个任期的支持。然而,格兰特没有获得提名。理查德 尼克松是第一个在位期间访问中国的美国总统,但是,我们也看到了,不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

13037160

一个可爱的寺庙坐落在一个安静的森林里。这是为虔诚的教徒准备的地方,在这里他们希望认真地与他们的神交流。它可能仅有几个僧侣来看护,却与其所处的环境非常完美地融合了。

13037161

威尼斯不是唯一以运河为街道的城市,中国广东在19世纪也有许多这种水路迷宫。根据网络像簿的使用者雷普曼的看法,这栋背景的中心堡垒式的建筑是典型的中国当铺。如你所见,像在任何水乡一样,大部分去商店的交通工具是船,而且事实上船上也有小商贩在卖东西。看到图片下方了吗?

13037163

接下来是一位可爱的西藏公主身着节日盛装,头戴华丽的发饰。看上去很重哦!我们在这张1879年的照片里看到有趣的一点,腰带在女孩的胳膊上缠了一圈。这是不是说作为一个公主她什么都不用做,也就没有必要使用胳膊了?

13037164

一张难以置信的照片展示了珠江沿岸的第一组灯塔。照片中心可以清楚的看见一个,在右边不远处还有一个。好像它们被用作路灯来驱走暗夜的危险——不是在大海深处,而是为河上的船夫。在照片修订页我们看到了:“你必须记住,那时候晚上真的没有一点亮光,除非有人提供。河上的灯光能照亮危险的地方,可能挽救许多船舶免于撞上各种礁石或在蜿蜒的河道中躲避不及而粉碎。”那时真是个危险的时期啊!

13037165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这是一个考试大厅,里面有7500个考试单元。考试期间,考生吃喝拉撒睡以及考试都在里面。考试实际上给每个人提供一个得到政府职位的机会,即使考得不好也可以当个教书先生。作弊当时也很盛行,所以有抄写员抄下每个人的答案减少来这种事情的发生。有些年份,作弊甚至会处以死刑!

20110617120125998

一个贫穷而美貌的男人,在这世上可能遭遇什么

我希望躺到手术台上,胸被打开让别人看。我的好,我的坏,我的异类,我的虚荣,我的自私,你们都可以拿去看。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只是经历不一样,我的怨恨,我的骄傲,我的不真实,我想要的伟大,都可以拿出来跟你们分享。

20110617120125998

小时候有年夏天,有一天大姨买了西瓜回来,我们照例把西瓜放进了水井,之后坐在井边的凉板上,等待被井水浸得透心凉的冰西瓜。但是舅舅的出现却改变了这样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傍晚,让我一辈子都记住了那个,那个充满了热气,期待着西瓜的傍晚,记住了石缝中流出水的声音。因为,那一天,爸爸和妈妈离婚了。

离婚在我们那个地方是比较少见的。小朋友因此不带我玩儿,欺负我。于是心里很自卑。在我小时候,是希望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帮我的。但是没有,一个也没有。于是我希望自己变得强大。

因为我从小是被欺负大的,对于弱者,我有一种天生想要去帮他的情愫,就好像我在帮小时候的自己。我小时候特别想成为超人,我觉得,当有些人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出现,是一件特别伟大的事情。

小姨的男朋友去找了一辆旧车,36000块,那个钱全部是我们的钱。我妈、我继父借钱凑到的。结果买的是辆破车,买过来便开始修,我们本来的梦想是借了钱开始挣钱,结果老修老修。从那以后我们家就一落千丈。在我们家反目的时候,妈妈到菜市场捡那些烂菜,她掉头发,她半夜在房间里哭。

有一段时间,大弟弟跟着我的爸爸和继母生活。那时候他才10岁,我爸爸开一个修理厂,一个10岁的孩子起来巡夜,你可以想象吗?就跟我儿子现在一样大。

他住的地方有一部公用电话,平时有人打电话,他可以收一点钱。一年春节,弟弟从修理厂走了3站地来到妈妈家,不舍得坐公共汽车。一进家里,掏出一些零零碎碎的钱给妈妈说:“妈妈,给哥哥跟小弟买肉吃。”

在重庆读职业高中,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好容易找到一个在夜总会当服务员的工作。特别羡慕在台上唱歌的人,唱几首歌就走,收入又高,时间又短,还不影响学习。我想学唱歌,但没有钱。

19岁那年,报考东方歌舞团。结果我考上了。到北京住单位宿舍,我很满足。很喜欢北京,经常一个人在胡同里乱窜。我特别能走,可以从东三环走到颐和园。有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在长安街上走,看到高楼大厦里的万家灯火,心里突然涌上一个强烈的念头,一定有一天,有一扇窗是我的。

第二年,一个跳舞的同事叫我陪他去考北京电影学院。我只是陪他去。当时那个同事非要让我也报名,我说我不感兴趣,并且还要交几十元的报名费太不划算了。他说他借给我报名费。接到北京电影学院录取通知书,第一眼看到的是8000元学费。

我找朋友介绍到夜总会去唱歌,拼命去唱。临近报到前几天,还是没攒够。一个朋友的朋友无意中听说了这件事,主动借给我3000元,还说不用挂在心上。我永远记着这个朋友。这种仗义的气度,也很深地影响了我。

到了大三以后,我慢慢接了一些广告,有了一点收入,终于有钱在北京租房子。这个租来的空间就是我的王国,我在那里发呆、看碟、打坐。经常在家里蹲在地上擦地,我有一些小洁癖,希望我拥有的第一个租来的房子每一个角落都是干净的。没戏拍的时候总在那里宅着,哪儿也不去。

大学时代,生活压力很重,每天晚上都去唱歌,总是缺觉,加上营养不良,看起来总是病恹恹的。有一年,许云帆回东北老家,回来的时候,很不经意地扔给我一个袋子,表情很冷静,“坤,给你的!我爸爸说这个好,我拿过来给你。”我打开一看,是一支细细的人参。现在那支人参还在我家里,已经10多年了。

我把欧洲回来省下的5000块钱塞给了大弟弟:“你要存一部分。万一妈妈的生活费用完了,这个钱可以应急。另外你现在交朋友了,给自己买点衣服。”很多年后我才知道,弟弟一直存着那笔钱,一分都舍不得花。这就是我弟弟。

那时候很拧巴,明明负担很重,却不愿意告诉同学,还故意装出一副很高傲的样子,实际上心里非常脆弱、自卑。有个牛肉拌饭,8块钱一份,我很爱吃,就是蹭。

我蹭饭的方式还蛮骄傲的,并不是讨饭吃的感觉,总是跟同学说:你请我吃,我下次请你啊。但我的下一次老是遥遥无期。后两年好点了,我记得特别清楚,早上起来,叫上几个要好的朋友,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说:我请你们吃牛肉拌饭。

我们班史光辉有一次请我们几个同学去吃铜锅涮肉,那是我第一次吃涮肉,这么好吃!但是我觉得总吃人家的不好意思,明明觉得涮肉好吃,却不怎么动筷子,忙着跟人家讲话。史光辉三杯酒下肚,“啪”的一下把筷子一拍说:“陈坤!你必须把这一盘肉全部给我吃了!你要敢想其他的,我饶不了你!”

我大学时候很少早退,特别记得的一次早退,是因为赵宝刚导演拍《永不瞑目》的时候来我们学校选角。我想,这么好的事怎么能轮到我呢?所以我走了。

《像雾像雨又像风》是赵宝刚导演找我演的。当时所有人都觉得我演不了陈子坤,但是宝刚导演相信我。所以哥们儿命还是挺好的,总是在路上遇见贵人。

宝刚导演说话带刺儿,有一次说:“你啊,你只能演这种小修表匠什么的,少爷演不了!”当时刺激了我一下。我演陈子坤的时候,有一次穿少爷的西服,宝刚导演开着玩笑说:“你看你哪像少爷,你看陆毅,多有贵气!”我就咬紧牙在那儿说:“你等着!”

拍《像雾像雨又像风》我拿了9万块钱!第二天就去邮政局给妈妈寄了4万块。那个时候家里欠了一万多的债。剩下的5万多块有2万交了出国的押金。留了1万块给自己作为后续的生活费。

我从小就想当设计师,有一次有一个朋友住在法兰克福,进法兰克福机场的时候就非常犯贱,机场里到处飘着奶酪和很香的面包味,我就使劲去闻那个香味。我在那边非常节约,吃个冰激凌会考虑吃一个球还是两个球。“紧着花”这个过程让我觉得很快乐。

我去了北欧的那所设计学院。我从小就想当设计师。那个学校,我非常爱,那是我梦寐以求读书的地方。可是我去到那里的第一刻就知道了,我根本不可能在那里读书!生活费很贵,而且不允许学生打工。

后来我终于面对现实,我不可能读的,因为我支付不起。回到北京我在朋友面前还假装很开心的样子,只当去欧洲旅行了一趟。没有人知道,我的心里其实很难过。

好像是一夜之间,大家都认识我了。原来因为SARS的缘故,所有人都待在家里不出门,而电视台都在放《金粉世家》⋯⋯于是给母亲买了一套大的公寓,给自己也买了一套公寓,弟弟结婚再买一套房子。

这样的一个物质实现带给我的冲击无比巨大。我有点晕眩,同时也隐隐地焦虑。常常在想:要接哪部戏能让我更红,赚更多的钱。欲望占据了思想,但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

我十几岁的时候是有计划的:以后要分期付款买个房子,努力工作去还款,要去旅行,去吃好吃的,吃涮羊肉。突如其来的财富和名声打乱了我从记事以来对人生的计划,而且它们强大到足以消灭我作为一个普通人自我进取的希望和快乐。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害怕好事。一到好事我就紧张。我的职业是突如其来的暴发户。从2003到2006年,我的内心一直都恐慌不定,每次离开家的时候就特别恐慌。

我觉得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属于自己!有一天我开车在路上,突然间觉得特别害怕。那天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把我所有的银行卡全部交给我的家人,把卡的密码告诉他们,怕自己有一天会突然死掉。

2007年,我开始寻找一个方法,让我放松和平静下来的方法。也许有的人会欺骗自己,告诉自己说“我很厉害,这一切本该属于我”。我做不到。我不能假扮“我比别人强,所以这些东西就是我的。”

2008年,某一天,我豁然开朗,心里生出了一个强大的信念:我的生命中不光有我的家人需要照顾,还有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帮助他们的生活远离痛苦,帮助他们的心态远离灰暗。这才是我未来真正要去努力的方向。拿到了名和利,你多做好事不就行了吗?做对得起你心灵的事情。

男人好看,年轻的时候是敲门砖,在演艺圈、在生活当中都是这样。人都天生会选择一个好看的人在一起。我现在应该保持更美貌的一个形象。要真的让我发胖到特别厉害,我有点舍不得了。

虽然在戴有色眼镜和世俗的判断里面,男演员长得漂亮就没有演技。要不要为了证明在这个职业里面是实力派,比偶像派高,我就把自己弄得很胖很丑,这曾经困扰过我几年。

我刚成名不久,有一次参加一个国际电影节,在后台遇见一个很有地位的女演员。我上去很有礼貌地握手说:“你好,我是陈坤,很高兴认识你。”那个女演员缓缓地转身,轻描淡写地瞟了我一眼,冷冷地“哼”了一下。我笑了笑没说话,面不改色地往前走,其实心里已经翻了好几遍了。

我有一个不太好的毛病叫“记恨”,那件事让我记恨了很多年。那种刻骨铭心的憎恨和愤怒一直憋在我心里,化成一种动力,催促我不断地强大。

几年后,我突然发现理解了那个女演员。也许在她心里,我是一个靠脸蛋成名的空架子。到今天为止,假如一个没实力但人气很旺的明星,在我面前“得瑟”,我依然很不给面子。如果对方发愤图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很喜欢挖掘人身上的闪光点,李宇春身上就有。拍《龙门飞甲》,她一来就拍沙漠的戏,很冷很苦,这孩子一句话不说,认认真真地拍。那一刻我就知道了,这还真不是一个不珍惜机会的人。有一天我们拍大场面,宇春晕倒了,起来的时候,也是很酷地说:“我没事!”

在明星的光环下,我想,最大的考验就是荣辱。明星就像天上的星星,正因为够不到,所以每一个人都好奇,每一个人都想摘。他们怎么也不相信,其实我就是一颗石头。

有一天,我在外面谈事情,一个不认识的人走过来想和我拍照,我客气地说“现在不方便”。那个人一转身,嘟囔了一句:“哼!不就是个戏子吗?牛什么牛!”我站起来冲他喊:“你说什么?!”但那个人没有回头。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是跟“戏子”这两个字过不去的。为了对抗这个有侮辱性的称谓,我拼命地看书、学习。后来我尝试着去思考,我反应为什么那么激烈,是不是因为我不够强大,当我强大的时候,我就能承受任何人对我的侮辱谩骂。

来自陈坤:对自己的看法

bcf6311dtw1e9szqmdc3lj20990dwwew